煌览期刊-论文发表、查重有保障。

中国法学发展之法学方法论之维

摘要:早期,法法理论在西方理论研究中越来越成熟,但在中国却相当冷清。中国法研究对法理论的关注不足,限制了法研究的发展。本文通过对法法理论的定位和体系的简单分析,阐明了其基本理论基础。然后,通过对中国法学派法理论的研究阶段和现状的论述,指出其存在的问题,并提出改进建议。通过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法学派——法理论,促进中国法研究的发展和完善。

关键词:法, 法;学者法, 法;学者法, 法; 法发展研究。

一、法法理论的定位。

法的法理论是法的法理论的理论化和系统化要探究法,的法理论的内涵,首先要厘清法的法理论的含义法这个词不难理解,所以关键在于“法Studies”这个词,它与我们在《平》中提到的“法Studies”是不一样的广义的法研究不仅包括法法学,还包括法实践的法法和法法的咨询。”狭义的法研究是指法法学理论。在我国传统理论中,法研究的范围也非常广泛,包括以法定律为推演对象的所有知识体系。自从法法理论从西方传入后,就没有一个权威的、通用的理论体系。学者们有自己的看法。虽然他们的观点不一致,但还是有共同点的。“法不是一门理论学科,而是一门应用科学,它不仅仅是建立在纯粹的理论认识上,即它是一件好事”。根据王夏昊,法法的说法,法是指法法学家在将现行有效的法法律规范适用于案件争议以获得适当的法法律裁决时所使用或遵循的。舒国滢教授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而言,法,学者包括建构的方、研究的方和适用的方。狭义上,法,研究的法,主要是指适用法定律的法,根据鲁千晓和其他人的说法,法,是一所基础广泛的法学校,法,是一所法学校。狭义上的法学者法,指的是法研究的研究员法,而法,一个一般的法法,是法,指导法法的适用。

相比之下,笔者认为鲁千晓的划分更合理,法,学派的法,概念更清晰,对法理学知之甚少的笔者更容易理解。

第二,法法理论体系。

方的每一个学科理论都是学科自身情况、思维方式和认知手段的反映。法法理论不是对法法,的孤立研究,而是对所有法法,组成的知识体系的整体研究,是对所有这些法政党的理论概括”。一般来说,一般认为法法理论是由各种法研究者法和法系统理论组成的法系统,或者将法的法理论定位为研究法律现象的各个方面、手段和程序的综合知识系统。顾还把它分为两个具体而技术性的一个是研究的研究员,即“法,一个是研究的具体研究员”,另一个是一方对于定律的产生和应用。一些学者将法法理论的研究分为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哲学层面的方理论,包括马克思主义哲学和非马克思主义哲学。第二个层次是法, 法研究的基本方,第三个层次是法, 法法律实践的具体方,包括法,裁判、法,历史调查员、法,等。笔者认为分两个层次比较合适。第一个层次是方的一般理论和方的哲学理论,为的理论提供了哲学依据和论证,具有指导作用。当我们研究法的相关问题时,相应的问题是法本体论、价值论、认识论等等。这些问题的研究视角或讨论面,法,都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哲学的制约。第二个层次是在上述哲学指导下的具体方。来自的学者和来自的法律学者,分属研究的不同领域,形成了一个庞大的方群体。

国内很多学者认为,法,学者法理论属于法理学和法哲学,也有学者认为,法法理论属于部门法研究范畴,而法法Theory的直接目标是服务于部门法规范的实际应用。王利明教授将法法理论视为理论与实践的桥梁,与法实践和法具体部门完美契合。笔者认为,在理论研究中,对政党理论的研究大多以司活动为研究对象,具体来说,是以定律在个案中的应用为研究对象。总之,法政党的法思想主要研究如何裁判案件。但是,这不能把法法理论等同于裁判的法,这无疑是法法理论的工具化。过分强调法理论在法的应用,导致了法理论在法,的畸形发展,尤其不利于法理论研究的发展。因此,有必要将法的科学理论重新引入法,研究,即法的法理论应该由法的科学理论和法的解释学理论组成。它还指出,它们不是同等重视的。一般来说,法理论是理论法研究中的一般科学派别,而解释学是应用法研究中最重要的。

第三,法法理论与中国法研究的发展。

发展阶段

法法理论在中国的发展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一是法法理论的苏联模式。法法理论的这种苏联模式在当时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同时也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弊端,僵化了法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机械地套用了法研究学者法,的说法,排斥了西方先进的法非马克思主义学者法,二、学术介绍阶段。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来自日、德,的法,学者法理论开始流入中国,对后来法理论的发展和创新起到了启发作用,开拓了中国、法学者的视野,但只是简单的移植和借鉴,主要是解释学的内容,并没有涉及到法的全部理论法再次,在学术发展阶段, 一些学者也成为法理论的本土化阶段,成为法西部的学者在这个阶段,我们必须关注中国的本土资源和中国法法律文化的传统和现实。 现阶段,必须重视引进西方法学者法理论,立足民族思维进行自我创新,整合中国法研究的传统、重构、解构与建构

(2)研究现状。

与发展前景


  近年来,国内对法学方法论的研究愈演愈烈,相关论文、专著或译作相继发表,学术界、实务界也召开了系列的法学方法论研讨会。有学者大胆宣称,法学方法论已成为一种“显学”。深刻认识法学方法论在中国法学发展中具有的作用与使命,才能使法学方法论的研究真正促进中国法学的发展。但是,与西方法学方法论的研究相比,囿于我国诸多因素的影响,相关研究仍不成熟。郑永流教授形容我国法学方法论研究的现状仅仅只是“10年起步、初见轮廓、内容单薄、体系混乱、外热内冷、流于清淡”。根据郑永流教授的形容,加之笔者的粗略研究,姑且认为我国法学方法论的研究现状存以下几个主要问题。首先,多为借鉴,少为研究。用西方法学的概念、范畴、术语以及研究方法来重建我国法学是走向法学成熟的必要阶段,不能称其为幼稚,而且的确值得提倡,因为这是我们的“后发者利益”之所在。然而,其次,未与中国民族精神融合。学者们更多致力于译介西方的著述,从而缺少对中国问题的关怀。像整个法学一样,西方法学的中国化是一个过程,但中国法学的主体性何时能得到应该是我们认真思考的问题。针对我国对法学方法论的研究现状,笔者粗浅提出几点意见以期勾勒美好的理论发展前景。第一,长期以来,人们对法学方法论持一种较为狭隘的观念,仅仅简单地把法学方法论看成一元的、没有层次性的单一概念。所谓一元,即局限于法学内部发展法,把法学的研究和发展局限于对法律文本(实定法)的认识上,这决定了主要方法论是解释学方法论,甚或说法解释学方法论一元论。因此,必须注重法学方法论的二元性及多层次性。现在法学界的法学方法论研究仍然是纯学理性的研究,而非实践性的规范分析;仍然是“关于”法学方法论的研究,而非法学方法论“自身”的研究;仍然是“法律”之外的法学方法论研究,而非“法律”的法学方法论研究。第二,从表面来看,我国比较重视马克思主义法学方法论研究,一般而言,仍停留在表层,并无深究,因而使马克思主义方法论多流于形式,失去了对法学理论及实践发展的导向功能。深入研究马克思主义方法论在法学中的应用,重视对西方法学方法论的尝试,并处理好二者之间的关系,是法学方法论研究的一项重要课题。第三,法学方法论的一般理论和原则必须结合部门法自身的具体情况展开研究,才能拓展更为宽阔的空间,尤其是近年来法学方法论研究之热,国内部门法学研究中已逐渐重视方法论意识。他们以为法学方法论能够用来指导整个法律实践,但实际上法理学界在研究法学方法论的时候,很少甚至几乎没有展开与部门法学的对话。第四,与中国法治相结合。法治最终建成的标志之一便是法律方法论的成熟。法律方法论是法治得以站来的依托,是法律生命化和法官职业化的重要保证。失去了方法论,法治便成为空中楼阁。虽然实现司法公正的条件是多方面的,然而,正确的案件裁判方法、法律思维等因素都在不同程度上影响着司法的公正。司法公正是我国法治建设过程中的关键因素,所以法学方法论不得不担起法治建成的重任。本文来自《上海政法学院学报(法治论丛)》杂志

100%安全可靠
9:00-22:00在线支持
支付宝特邀商家
不成功全额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