煌览期刊-论文发表、查重有保障。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现状与法律保护

针对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发展中存在的问题,主要从法律保护方面进行分析,提出改进措施,并对其未来的法律框架进行构想。

关键词:非物质文化?法律保护?机制

“非物质文化遗产”主要是指各种团体、团体和个人视为其文化遗产的各种做法、表演、表现形式、知识体系和技能以及相关工具、物品、手工艺品和文化场所。它能够增强各民族之间的认同感和归属感,是国家与民族之间的纽带,是民族智慧的象征,是民族文化的精华,是民族精神的结晶,有利于世界文化的多元化发展。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对中国文化发展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中国是一个有着五千多年历史文明的文化大国,在历史长河中创造了极其丰富灿烂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它代表着中华民族的灵魂、独特的精神文明、文化水平和文化价值,对我国的全面发展具有重要作用。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不仅是国家和民族发展的基本要求,也是世界文明多元化发展的必然要求。

一、我国目前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法律保护。

现状

我国虽然是文化大国,但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法律发展缓慢,起步较晚,最早出现在一些地方性法规中。比如2000年云南省发布《云南省民族民间传统文化保护条例》,这是我国民族传统文化首次在地方立法,开创了地方立法的先河。它为民族传统文化的具体范围和定义规定了明确的标准,包括语言和民间文学。之后陆续通过了《贵州省民族民间文化保护条例》 《福建省民族民间文化保护条例》 《广西壮族自治区民族民间传统文化保护条例》等一些地方性法规。但这些地方性法规没有使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名称,没有涵盖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诸多内容,这是片面的。

然而,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尚无系统的法律体系。2005年通过的《关于加强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意见》提出了加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必要性,明确了目标和具体措施,制定了提高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水平的名录体系和传承机制。随后发布了《关于加强文化遗产保护的通知》,明确了指导思想、具体措施和最终目标,提出加强保护工作,建立健全相关法律法规。[1]这两部法规首次对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现状提出了权威性的要求和指导,是推动保护工作的重要基石。

(二)现阶段存在的问题。

虽然我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取得了一些进展,但仍存在许多不足,包括以下几点。

1.法制落后。

我国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法律法规相对缺乏,没有完善、科学的法律体系。尽管已经出台了一定数量的政府规范、文件保护和传承民间传统文化,但这些文件实际上是全面的、有针对性的,仍然不能满足国家保护工作的需要。因此,迫切需要建立一套完整、科学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法律体系。[2]地方立法虽然比国家立法起步早、发展快,但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填补和弥补国家立法的缺陷和不足。但这些立法仅针对地方文化,水平相对较低,不利于保护工作的协调统一,同时对保护制度的建立影响较大。

2.保护和传承工作不协调,重视程度差距较大。

目前,我国在这一领域的保护工作大多是通过资金保障制度、命名制度、奖励制度和建立分级目录制度等方式进行的。虽然这些方法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研究、立法、收集和保护具有一定的意义,但在遗传传承和发展等动态内容的保护上却不能令人满意。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既要遵循古为今用的原则,又要在发展中重视传承。因此,有必要逐步改变我国在这方面的立法建设,改变以往重发展、轻静态保护、轻传承、重动态保护的工作意识和指导思想,探索更符合时代、有利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发展的有效措施和法律法规。

3.有效、科学的保护工作体系和法律体系尚未建立。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种类非常复杂,数量和体系庞大,涉及文化、宗教、文物、旅游、工商、民政、建设等部门,导致管理工作的重复和交叉,增加了管理成本,降低了工作效率,同时混淆了各个管理部门的具体权限。一旦出现问题,很容易推卸责任,影响工作效率和工作进度。造成这一问题的主要原因是缺乏一套完善的法律法规来规范和要求行政部门。

二、根据现状,提出改进和完善的具体措施。

(一)完善法律法规,明确保护的基本原则。

《关于加强文化遗产保护的通知》年,国务院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政策作出具体规定。一方面强调了保护过程中“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的原则,另一方面突出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传承与发展”。[3]“保护”应定义为确保非物质文化遗产生命力的各种措施,不仅包括对这一遗产的确认、建档、研究、保存和保护的各个方面,还包括各种宣传、推广、传承(特别是通过正规和非正规教育)和振兴。

文化遗产保护的目的便是保持其生命力和活态发展。


  (二)对法律保护制度作出构想与设计


  1.明确普查制度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与急救的首要任务就是普查工作。普查工作可以全面了解我国各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并对其进行科学的分类、登记与建立具体档案。普查工作要遵循真实性、代表性的原则,进行全面的调查与记录,并筛选具备代表性的优秀作品,要尊重传统文化的原貌进行真实的描述与记录。在立法过程中需要明确对普查工作方法的具体要求标准,相关部门的具体责任、资金投向、公民协助义务等相关具体内容。


  2.确定保护对象主体


  《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主体明确提出了三大类:国际组织、国家以及社区或者社群、群体、个人、非政府组织。


  当前,我国的保护工作更多的是在民间较为流行,但是缺少政府的资金与政策支持,因此并没有受到合理的保护。这就需要政府提出明确规定。一方面,组织相关部门与人员全面普查、采录、登记所属行政区域内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可以采取视频、文字、录像与多媒体等措施进行全面的跟踪与记录;另一方面,对于代表作名录中的所有文物、建筑物与遗迹等作出明确的标注和说明,并且建立独立、专门的档案记录,同时加强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所属性质是特定群体,仅靠政府是不够的,个人、特定群体、组织的积极参与也是必不可少的。


  3.建立健全名录体系


  由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特殊性质即种类多、数量大,所以必须建立一套科学、完备的名录体系来保证保护工作规范合理、有顺序地正常开展。[4]另外,合理、完善的名录体系可以很好地将我国辉煌灿烂的民间传统艺术进行展示,同时可以促进全民参与、全民保护。应该把名录体系分为纵向类别与横向级别两种体系,实现纵横的有机结合,为我国名录体系提供保障。


  参考文献: 

  [1]汪淳.浅谈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J].商情,2017(44). 

  [2]曾玲.刍议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律保护的困境與对策[J].文艺生活(下旬刊),2017(09). 

  [3]苏蒲霞.非物质文化遗产行政法保护问题探析[J].人民论坛,2013(26). 

  [4]殷梦雯.浅析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法律对策[J].活力,2016(11). 

  (作者简介:张雄锋,男,本科,佛山市南海区博物馆,研究方向:文物博物)

100%安全可靠
9:00-22:00在线支持
支付宝特邀商家
不成功全额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