煌览期刊-论文发表、查重有保障。

“宋教仁案”中民初的司法制度的具体应用

摘要:清末民初,随着西方先进的法律思想和政治制度传入中国,特别是辛亥革命推翻了清朝,结束了中国数千年的封建统治。作为制度变迁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司法制度也随着时代的进步而发展。中华,共和国成立后,南京临时政府和袁世凯时期的北洋政府都进行了司法制度改革。这一改革的成果在1913年的“宋教仁Case”司法活动中得到了体现。

以探索民国初年司法制度为目的,从法理学的角度剖析民国之谜,从法律和社会的角度描述当时的司法环境,研究“宋教仁case”中的问题。“宋教仁case”是当时的一个大案,引起了中国社会各界的关注,对未来的政局产生了很大的历史影响。因此,它对当时的司法制度起到了检验的放大镜作用。

[关键词]宋教仁案;上海租界;司法审判

宋教仁究竟是谁,这是一个历史之谜,不是本文的重点。从法人的角度来说,是涉及刑法的法律事件,但至于具体情况,可能只是量刑时要考虑的一个因素。从这个角度来看,“宋案”无非是一个刑事案件,因此本文以“宋教仁case”作为一个刑事案件来描述民初司法制度的具体运用,并没有过多地参与政治因素。

1.民初“宋案”中检察制度的运行。

检察制度是国家司法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民初检察制度沿袭了清末改革的检察制度。晚清时期,在沈家本的推动下,模仿大陆法系的诉讼制度。《各级审判厅试办章程》、《法院编制法》、《检察厅调度司法检察章程》规定了检察制度。在规定司法机关“四级三审制”的同时,检察机关的组织体系也随之建立。此时的检察权是:司法警察的派遣权。检察机关的涉案工作包括立案侦查、起诉和审判监督。

1.1“宋教仁case”调查工作。

宋教仁遇刺后,受伤的事发火车站第一时间向北二巡警局报案。根据当时的法律,警方在派人调查现场、收集证据时,通知了上海区检察院,要求其派人监督。在确定案件的性质后,检察官办公室命令上海所有地区进行合作,并要求特许方提供援助。3月23日,一个叫的人去租界里给嫌疑犯英56提供线索,租界里的立即派人去逮捕英56。在搜查56户人家的电报中,巡x发现当时的总理赵秉,和国务卿舒祖都与此案有关。特别是3月13日,5祖称应56,“灭宋之赏,位置、相度皆宜,处理得当。”3月21日,56岁的应回了电报,对他的祖先说:“89已经熄灭,我们的部队没有一个人死亡。调查:希望转向报告。”一份“逐条报告”,不管是否真的想要,宋,还是7等。试图做出自己的决定,而宋,总之,背后的“宋案”,早已暴露无遗。武士英的四只手将在第二天被直接抓获。

无论如何,此时的线索集中在袁世:总统身上,案件的后续影响持续发送=,引起了全国轰动。相比之下,上海检察院并没有得到什么,反而抓住了租界里外国人的第一次机会,关键的线人宁愿在租界里给巡x房提供线索。也就是说,在当年的中国社会,最可靠的人权保障不是来自国内政府,而是来自租界当局所维护的域外管辖权。由于特许权公司希望对该案进行预审,违反了《洋,?会审章程》关于管辖权争议的规定,该案因双方争议而中止。

经过一系列谈判,两名犯罪嫌疑人被引渡到内地受审。审判前,一切由上海地区检察官办公室负责,案件的物证和书证得到保存和鉴定。

1.2“宋教仁case”审判监督。

民国初年检察机关对审判机关的审判实行监督,《各级审判厅试办章程》年也规定检察官享有刑事上诉权。第一次公开审判后,原被告的律师都提出了自己的理由,他们都通过上海地区检察官办公室向江苏高级检察官办公室申请上诉。《各级审判厅试办章程》规定“每一个判决都要在检察官的监督下执行”。但在未来的发展中,“宋教仁case”变得越来越复杂,该案的审理被迫中止,从未结案。遗憾的是,没有核实检察官监督的程序。

二、《宋教仁case》论民国初期审判制度的运行。

2.1“宋教仁case”管辖权争议。

“宋教仁case”的管辖争议在当时引起了很大的争议,也为民初的法律发展提供了极好的素材。在此期间,租界与大陆管辖发生了纠纷,然后是普通法院与特别法院的纠纷。最后,上海审判厅和史静审判厅夺取了审判管辖权。这些争议实际上是租界域外管辖权与中国,司法主权的争议,是行政权与司法权的制衡,是中央与地方利益的竞争。

特许权与大陆管辖权的争议。犯罪嫌疑人应56、等人在租界被外国抓获。租界为了实现领事裁判权,坚持对案件进行预审,在案件中引发了很大争议。租界坚持犯罪嫌疑人如果在租界被拘留,就应该在租界接受审判,而上海检察院则认为他们违反了《洋,?会审章程》关于案件管辖争议的规定,应该引渡到内地接受审判。对此,租界起初并不买账。公共租界对案件进行了七次预审,然后在第七次预审时将其管辖权移交给大陆。

2.2“宋教仁case”审判。

" 宋教仁case "

的审判比较全面,历经了公判、上诉、再审的过程。在该案的公判阶段,正处于上海地方司法机关的改革,几经改组,甚至有些部门脱节,此时的上海的审判检察机构相对比较混乱,这对案件的审判产生了一定的负面影响。开庭审理前一天,武士英在@中果真“被自.”中s身亡了。并且在这一上海司法环境下,上海地方审判厅于5月30日对“宋教仁案”进行了公开审判。在此,经过上海地方检察厅对犯罪嫌疑人应56等人审讯,原被告律师均出庭展开了激烈的辩护,但此次的公判并没有解决实际问题“宋教仁案”,而对一些无聊的话题经行无休止的辩论。


  2.3“宋教仁案”的上诉


  公判并没有解决实际问题,原被告律师都提出抗告,上海地方检察厅援引《各级审判厅试办章程》的有关规定,指出刑事上诉权专属于检察官,被害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并无上诉权,驳回了他们的抗告,并上报于江苏高等审判庭,而后,江苏高等审判庭专以湖南省的事例说明被害人没有刑事上诉权,最后对原被告所提出的抗告理由不合法而于駁回,并A令上海地方审检两厅继续审理该案。


  2.4“宋教仁案”的再审


  5月30日,由于原被告律师提出抗告,最后有江苏高等审判庭裁决有上海地方审检两厅继续审理该案。在7月16日,上海地方审检两厅对此案第二次对该案件公判。此时上海的司法环境大变,上海地方检察厅改组,新任检察长未到任,以致再审日期一拖再拖。同时政治环境也发生巨变,以c中山为首的国民党认为刺.宋教仁的必是袁世:,对该案件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已失去耐性。并且当时的<论普遍认同该案的主4是袁世:,于是c中山在南京试图再次通过武力夺取政权。“二次革命”一爆发,社会陷于严重的混乱状态,而作为“二次革命”的起因,“宋教仁案”的法院就此中止。


  “二次革命”结束了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宋教仁案”,是中国法制史上的一大悲剧。C中山领导的“二次革命”失败后,该案的犯罪嫌疑人应56趁乱逃出监@,虽然当时的政府严令各警局通3,但一直没有结果,该案就此不了了之。


  该研究,我们可以看出,民初的司法制度运行时非常复杂而有序的,首先它涉及到国内法与租界会审公D制度的冲突,这牵涉到案件管辖权和司法审判权的问题,其实探究其本质是一国司法主权的问题,最后经过中国司法机关和民间人士的努力完美的解决;其次,在京师法院和上海法院抢夺审判权时,可以看出,民初的司法体系还是比较混乱,但在结果上看,由于这些行为都极具有开创性,促进了民国的司法独立。


  作者:高骁宇等

100%安全可靠
9:00-22:00在线支持
支付宝特邀商家
不成功全额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