煌览期刊-论文发表、查重有保障。

论公司法清算制度的完善

作为一名长期在法律服务一线工作的执业律师,我目睹了一些不合理的现象。在市场监管部门的官网上,几乎每年都有大量公司退出市场,但很少有公司会按照公司法的相关规定办理清算注销手续。仅在深圳市,每年就有2万多家企业出现这种情况,造成行政资源的大量浪费。另一方面,法院执行的案件中,存在大量执行人的公司主体被撤销或公司名存实亡,企业资产找不到,导致无法执行。这类案件几乎90%都是通过“终止本次执行”的方式结案,债权人的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也严重损害了司法权威。

1.笔者认为,上述问题是由于公司法中清算制度设置不完善造成的。

公司清算制度名存实亡。《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三条规定,公司因本法第一百八十条第(一)、(二)、(四)、(五)项规定解散的,应当自解散事由出现之日起十五日内成立清算组,开始清算。有限责任公司的清算组由股东组成。清算期限内未成立清算组的,债权人可以申请人民法院指定有关人员组成清算组进行清算。可见,公司停止经营后,清算是股东的法定义务,但公司法并未明确规定不履行义务的法律责任,尽管最高人民法院颁布了《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二)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八条:对于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公司财产发生贬值、灭失、毁损、灭失或者主要财产、账簿、重要文件等。都是因为清算不及时或懒惰而丢失的。不能进行清算的,债权人可以主张在造成损失的范围内对公司债务承担赔偿责任,债权人可以主张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但在司法实践中难以操作,因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规定的“谁主张、谁举证”的基本原则,债权人不能举证证明公司财产的折旧、灭失、毁损或灭失;是股东怠于履行义务,导致公司主要财产、账簿和重要文件的损失,使清算无法进行。法院将以“无法证明”为由驳回债权人的请求。因此,并没有吓阻股东。

此外,清算制度存在实践缺陷。实践中,参与清算的公司租用的工业厂房大多属于村集体土地等历史问题,没有产权证。存在经营状况不佳、资不抵债等情况,日常管理也可能包括:未与员工签订劳动合同、未足额购买社保、财务文件或资料不完整,当这些公司结束经营时,如果其股东有一定的法律意识,愿意合法合规地办理清算注销手续。需要工商部门(市场监管总局)、国税、地税、海关银行、银银行等办理。而各种问题都会成为“障碍”,所以公司几乎不可能按照清算制度办理各种手续。因此,这一规定与实际操作的差异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清算制度成为一种纯粹的理论。

既然公司主动办理清算注销手续存在各种现实障碍,债权人能否依法申请人民法院组织清算?最高人民法院也发布了《关于审理公司强制清算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号和《关于在中级人民法院设立清算与破产审判庭的工作方案》号通知(法〔2016〕209号)。为贯彻落实中央关于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依法处置僵尸企业的工作部署,最高人民法院制定了《关于在中级人民法院设立清算与破产审判庭的工作方案》。当然,这类规定立法的初衷是为了提升企业的清算率,提高法院审理此类案件的专业水平,提高办案质量,这也在一定程度上维护了社会稳定。但是,这样的规定都是从指导法院审理案件的角度出发,而从债权人的角度出发呢?债权人需要的是相对较低的申请门槛、相对较低的申请(诉讼)成本和快速成功。如果债权人通过法定程序向法院申请对债务人企业进行强制破产清算,法院将为此类案件指定破产清算管理人,清算管理人将具体负责企业各项债权债务的登记。实践中,只有这项工作通常需要一年半左右的时间,有些案件因为案件复杂,债务多,需要两三年的时间。清算费用应当从债务人公司资产登记处置后取得的收益中扣除。然后依次清偿清算人所欠的工资、医疗、伤残津贴、养老费用和赔偿金;社会保险费用和欠税。这样,债权人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这需要很长时间。他们只是为别人做婚纱,实际分配到他们名下的债权数额很小,或者先支付了清算费用后,根本没有一分钱可以作为普通债务。也就是说,债权人的投入(付出)和收益(回报)严重失衡。那么,债权人怎么会有申请清算的热情呢?

综上所述,股东不愿意主动清算,即使想主动清算,也会因为各种现实障碍而半途而废,债权人也没有清算的动力。因此,在司法实践中,除国有及大中型企业外,很少有中小微-type公司的股东或经营者主动清算,债权人申请清算,值得我们所有法律从业人员思考。据中国产业调查网《2017年中国中小企业市场现状调研与发展趋势预测分析报告》,中小微, 中国企业占全国企业总数的99.7%,其中小微企业占97.3%。我国法律无法为大多数企业提供法律保障,原因是上述法律法规不具有可操作性。都是纸面上的法律,直接导致数十万倒闭的公司无法正常退出市场。仅深圳就有高达2万家关闭的公司,形成了僵尸公司“堰塞湖”,给社会造成了诸多负面影响。

二.《公司法》第181条所列清算情形的规定不充分,“企业实际已经关闭、经营异常、债务数额较大时,股东应当通过清算证明其合规经营,否则应当承担连带责任”。

司法实践中,很多公司名存实亡,负债累累,股东或实际控制人形同虚设,但公司却一直出现在登记机关的官网上。

示为正常经营状态,为什么会这样呢?原因很简单,股东担心公司一旦吊销,则必须清算,公司的内幕会公开,股东将会因财产流失等问题而面对债权人的质询,他们太需要公司这个“外壳”了,所以,他们通过修改公司章程来延续公司的经营期限或直接修改为永续经营,并根据《公司年度检验办法》第五条的规定,在登记主管机关在规定的时间内(每年的3月1日至6月30日)向登记主管机关送报年检材料,骗取工商行政管理机关确认其继续经营的资格,尽管公司实际已经负债累累且已经停业,但始终保留有限责任公司这个壳,股东就可以在此避风港内享受公司财产混同到股东个人财产的好处,而置庞大的公司债务而不理。因此,笔者建议可在立法时将此类实际已经停产、停业公司且明显资不抵债的视为已经解散,由股东申请可进入清算程序。

    三、建议完善现有的清算制度 

  (一)健全市场监督管理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四十一条规定:公司解散,依法应当清算的,虽强调了公司解散时应清算,但在法律责任一章中却没有规定未清算企业的法律责任。可喜的是,《企业法人登记管理条例施行细则》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九)项规定,不按规定申请办理注销登记的,责令限期办理注销登记。拒不办理的,处以3000元以下的罚款,吊销营业执照,并可追究企业主管部门的责任。该条规定,为我们指明了二个方向。一是可以建立了限期催告程序,二是建立了不注销的处罚依据。但在实践中,市场监督部门根本没有精力执行这一规定,可以这样讲,至今为止,在全国范围内,还没有已经解散但沒依照相关规定注销的公司被责令限期办理注销手续,被处罚过。另该处罚太轻,相对于股东申请清算成本(在相关部门不设置障碍并委托专门的会计师事务所办理的成本上万元)来讲,守法成本比违法成本更高,如此看来,守法需要成本,违法没有成本,还可以隐瞒可能会承担偷税、漏税的法律责任。有谁会在公司时申请清算、注销呢?所以,笔者认为应规定更严厉的行政处罚措施并得以执行,才能引导公司或股东进行合规清算、履行注销手续。 

  (二)简化清算流程 

  毋庸置疑,相关部门要求企业提供相关书面材料是合理、合法的,但必须看到,在当前的市场经济状况下,若要求中小型公司完全合法合规经营,按照大中型公司的标准来提交相关资料,等于是要求中小型公司登天梯,应根据不同的公司类型,不同规模的公司采取不同的方式。改变现有的行政作风,让清算及注销制度或程序具体化、可操作化。灵活处理。针对开业后未正式经营的;企业无债权债务的,应采取简易程序,开辟绿色通道,不再搞形式主义,若企业的某个或某部分材料无法补齐的,可否通过其他材料来代替或公司股东签署承诺书的方式,否则,会让很多愿意主动清算的公司望而却步。 

  (三)应建立附条件的法人人格否认制度,促使股东或公司实际控制者积极履行清算义务 

  公司在解散时,公司是否“资不抵债”,作为股东是清楚的,经市场监督部门催告后仍不清算,或“当公司已经实际停业而在市场监督局官网上显示正常经营却存在大量债务”,在执行法院清算催告后仍不进行清算的,应否认其法人人格,由股东对债务承担连带责任。上文已所述情况,针对公司在解散时,并没有出现债务情况,不涉及到债权人的利益保护问题,通过上述措施,可以化解股东在公司解散后的怠于清算、注销的行为。若公司解散时出现“资不抵债”的情况,股东主动依法清算,经清算证明确实不是因为违规行为而造成公司“资不抵债”时,可依照破产程序进行处理,股东承担依然是有限责任,若经清算,有部分违规行为而造成公司损失,间接损害了债权人的利益,股东只在损害范围内承担损害赔偿责任,若股东未主动依法清算,经市场监督部门催告后仍不清算、注销的,或主要财产、帐册、重要文件等灭失,无法进行清算,股东应承担连带责任,这与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的精神是一致的,不同的是要引入股东通过清算方式来证明其合规经营的证明机制。不是债权人来证明。这样,可以防止股东可能利用法人有限责任制度将公司财产与股东个人财产混淆等问题的出现,《公司法》第二十条规定,公司股东不得滥用股东权利损害公司或者其他股东的利益;不得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损害公司债权人的利益。这些法律规定只是原则性的,只有引入公司法人人格否认制度,才能将上述法律规定落到实处。 

  在市场经济环境中,企业应该自觉接受优胜劣汰的生存法则,公司法设置了公司设立制度,也设立了清算制度,就是希望建立优胜劣汰的良性机制,营造良好的市场秩序。市场经济的本质就是竞争,优胜劣汰,必然有一部分企业将会被淘汰出局,公司清算制度原本是为了企业顺利退出市场机制所设计的,但在实践中,由于目前清算制度上的缺陷,实践中,大量的公司停产停业后,公司股东或实际控制人一走了之,遗留下场地租金、工人工资、供应商货款等若干债务,若在法律制度上没有详细而具有可操作性的途径来处理此类问题,不仅仅会导致债权人利益受损,造成社会信用关系的破坏,还会引发诸多社会问题,因此,必须引起重视并尽快加以解决。 

  参考文献: 

  [1]孔明.从恶意不清算行为看公司清算制度的完善.中国工商管理研究.2007(4). 

  [2]甘培忠.强化清算责任完善公司清算制度.法制日报.2005年1月27日. 

  [3]王海波、王月月、王树森.公司强制清算法律制度完善研究对策.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2(3).


100%安全可靠
9:00-22:00在线支持
支付宝特邀商家
不成功全额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