煌览期刊-论文发表、查重有保障。

浅论司法认知

法认知作为一种便捷的诉讼证明方式,在诉讼证明中发挥着重要作用。目前,我国法并未明确界定司认知,但司认知适用的事实,在诉讼中可见一斑,具有进步意义。但是我国对司法认知的运用还存在诸多问题,因此有必要理清司法认知适用的问题,提出相应的改进建议。

  一、司法认知概述

(一)法认知的起源。

认知思想源于古代、的“明摆着的事实,不需要证明”的老谚语然而,利用职权做官却在和的土壤中生长并兴盛起来作为一种现代的证据规则,司的认知始于1872年由斯蒂芬起草的《印度证据法》,法官的法研究所的目前,法认知在许多国家已被广泛应用于证据法。在英,美和法国家,有大量的事实可以被法,承认,如国家法法、国际法,历史世界和地理特征。法法院可以主动承认法,的某一事实,也可以应当事人的申请这样做。其他国家,如德国,法,等。法对法的认知也有一些规定

(二)法认知的概念。

斯法认知,又称司法知识,广义上讲,斯法认知除了具体事实之外还包括法定律。从狭义上看,法认知的范围是一个具体的事实。根据《证据法学》,司认知,又称司法认知或司法知识,是指官员根据申请或权限初步认定适用的法律或待认定的某一事实为真实的一种诉讼证明方法。从这个概念可以看出,司认知的是官员本质上的认证行为,即官员根据证明对象的性质确认某些事实的真实性,或者出于某种原因,无需当事人举证,及时排除当事人无合理依据的争议,从而保证审判能够高效有序地顺利进行。

(3)斯法的认知特点

首先,斯法认知的主体仅限于法医院。法认知是法法院行使司法权的一种形式。作为司法机关,为了有效地处理诉讼,法法院有权直接认定普遍接受的事实或其立场所知的事实。法认知专属于法医院,当事人可以就具体事实向法医院申请法认知,但无权自行进行法认知。公安机关和检察院也需要经过法法院的质证和审查,根据其权限或申请收集和审查证据,因此无权进行法

第二,斯的认知是非最终的。法认知仅适用于法研究所管辖范围内的众所周知的事实或当事人不能合理争辩其准确性的事项,当事人应有充分的机会予以反驳。斯的认知只是解除了主张斯认知事实的一方的举证责任。为此,对方可以提出充分的反制措施,推翻斯认定的事实,赋予当事人反驳权有利于保护当事人的知情权和质证权。

第三,法认知是一种便捷的诉讼证明方式。对于斯认定的事实,当事人无需举证,研究院无需进行证据调查。事实上,法认知免除了法法院的调查、审查和判决义务,省略了当事人的证明过程和质量论证,简单方便。

100%安全可靠
9:00-22:00在线支持
支付宝特邀商家
不成功全额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