煌览期刊-论文发表、查重有保障。

民法教义学的应用初论

本文试图从明确树立解决问题的意识、明确界定法,的适用方以及如何看待法法的概念和法法的案例材料等方面,提出一个对法主义运行形成共识的基本方——法,

如何将民法教义学由一个通常理解上的认识论和技艺性问题上升到民法学的本体论问题颇值得探讨。

法主义的运用是一个关系到法正义实现的本体论问题,如何将人民法主义从理论抽象转化为具有操作共识的技能,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在理论界,法主义的研究近十年才引起中国大陆和法学术界的关注。原因如下:

法理论对法主义似乎是一种“高深”的学问,超出了一般学者的能力,以至于大家避而不谈而又怕使人大方地发笑;法主义的适用有意识地需要法,民事实体学者特别是具有德国留学背景的学者的学术积累,否则可能造成与实体法或程序法,的实际适用脱节和隔阂,成为空洞的说教。

在实践领域,法的从业者看似掌握了如火如荼、青春纯真的运用法定律的技巧,实则应归功于长期的经验积累,这是理解法定律的一个“前结构性问题”。缺少的是方训练的系统性可操作性,而最适合的训练是闵主义,也就是说闵主义要达到最基本的应用共识,并且易于操作,而不是完全依靠实践经验的积累。

因此,非常有必要梳理闽法主义的技术核心,将闽法主义最基本的原理总结提炼为易于操作的技术或流程,从而推动闽法的应用转化

  一、问题的提出及其意义

生活中没有争议,法研究之所以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正是因为法定律能够独立解决具体的生活争议。虽然法法的规范是由语言和文字构成的,但法法的实际效力是通过纠纷的具体解决效果来评价的。法法的生命在于法法规范的具体实现,实现的过程不能完全依靠“自然经济”的口口相传或经验积累。在现代市场经济条件下,法法学教育的生产方式应该能够以“流动”和“批量”的方式生产法法律追求者的产品。因此,法主义的教育目标应该是为占领法法做准备,应该无限接近于解决争端。

面对民事纠纷,纠纷解决本身的首要考虑是纠纷主体,而不是抽象的正义,如何在法, 德国, 法, 日本, 法, 台湾等地规定。基于解决纠纷的“迫切”要求,法法律人必须将抽象的法法律语言和法法律思维转化为通俗易懂的日常语言。然而,这种转化能力需要法主义请求权基础思维的长期训练。如果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主义不能解决法,案特别是疑难杂症,法法则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主义就失去了研究的价值。因此,解决纠纷几乎是所有法律师的终极价值追求。如何解决法法之争,是法法学人的核心任务。因此,我们的能力培养应该以此为方向。

对法主义的研究本质上与争端解决是一致的,即它是一种以争端为导向的条款诠释学。起点是法法的规范,终点是纠纷解决。法法的条款通过法法的适用方法,解决。在《法,》教学中,要重视案例训练,将法定律的基本概念和解释应用融入案例中,重点突出人民法在解决问题过程中所揭示的哲学思想。

100%安全可靠
9:00-22:00在线支持
支付宝特邀商家
不成功全额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