煌览期刊-论文发表、查重有保障。

专审贸易官司的机关——论WTO的司法机制

世贸组织成立后,六年过去了。在它的成就中,最辉煌和引人注目的是它的争端解决司法机制。6年来,专家组和上诉机构对一个又一个疑难案件进行了裁判,为WTO的顺利运行解决了一个又一个的扣扣,获得了很高的威望,值得骄傲。人们难免会问:WTO司法机制如何才能做到这一点?要解开这个谜团,首先要对其基本司法特征进行解剖和评析。1.一个独特的司法系统,由不被称为“法官”的法官管理,他们被称为“争端解决机构”(DSB)而不是“法院”。这个名称不同于法院系统的司法制度,它是关贸总协定经过40多年的实践和经济、贸易、法律的联系、碰撞、排斥和交融而逐渐结晶的。它有着鲜明而独特的形式或面貌,但它是一种适应经济贸易特点的司法制度。根据关贸总协定第二十三条,如果争端各方不能通过外交协商解决争端,“问题可以提交给所有缔约方。所有各方应迅速调查提交给它们的任何此类事项,并向其认为相关的各方提出适当的建议,或在适当时做出裁决”。虽然这一规定有些模糊,但其司法或准司法因素是显而易见的。关贸总协定成立之初,确实是所有缔约方开会时,会议主席当场作出决定。然而,解决贸易争端的复杂性肯定不能用这种简单的方法来解决。因此,所有缔约方首先委托一个“工作组”来承担这一权力,然后发展成为一个由3至5人组成的“专家组”,由第三方(不包括缔约方)常驻关贸总协定代表(具有丰富经贸知识的外交官)作为“专家”来实施争端解决。专家组提出的“报告”须经关贸总协定理事会批准后方可生效。从历史上看,对外贸易是一个国家的外交事务。作为经贸界的外交官,这些“专家组”成员传统上对法人抱有很深的偏见,认为法官、律师等。思想僵化简单,不能很好地处理复杂的经贸事务和纠纷,因此拒绝法律专家进入“专家组”。美国,著名的关贸总协定/世贸组织专家吕德在他的著作中对此进行了详细的评论。最近又有两位学者从一个方面对此做出了非常中肯的评论:在关贸总协定时期“专家组[裁决]”的报告中,很少能找到对关贸总协定法中权威法学家著作的引用。这在很大程度上源于关贸总协定的外交传统。目前的司法制度基本上是从外交调解制度开始的。关贸总协定时期的外交官多年来反对用法律程序取代“调解”。不管法学家的观点多么高明,他们很少引起这些“关贸总协定专家”的注意。".直到1973-1979年的东京回合仅“调解”一项就导致关贸总协定纪律崩溃,濒临解体,才被迫扭转这种局面,重新打开“法律诉讼”的大门,专家组开始引进法律专家。然后,在关贸总协定秘书处设立了一个“法律司”来编写专家组的报告。用杰克森,教授的话说,关贸总协定的运作已经从“权力导向”转变为“规则导向”。世贸组织继承了这一传统,并使其更加强大。它建立了两级审判制度,并在终审专家组中增加了一个“上诉机关”。这个常设上诉机关没有“法官”,只有一个任期四年、懂经济、贸易、法律的权威人士,称为“委员”。其权限仅限于听取“专家组报告中的法律问题和专家组作出的法律解释”(《解决争端谅解》第17条(简称DSU))。上诉机关鲜明的司法色彩将WTO争端解决机制披上了“司法机关”的外衣。现在,只要人们打开WTO专家组的“[裁决]报告”,特别是上诉机关的案件,法院判决的气息和风格就浓厚了。

无论是世贸组织条款的解释、演绎、推理和逻辑结构,还是援引国际法各种“渊源”(国际条约、国际惯例、一般法律原则、案例和国际公法学者著作)解释条款,都是典型的司法场景。难怪朱榄叶教授在他的新书《世界贸易组织国际贸易纠纷案例评析》中惊叹,“当我读到一份报告时,我不禁被专家小组和上诉委员会的逻辑和精辟分析所折服”。面对与普通法院的判决并无不同的世贸组织案例报告,我想知道那些坚持世贸组织专家组/上诉机构的判决“不是司法系统”的学者是如何理解的。关贸总协定/世贸组织体系是从历史发展中形成的,由经济、贸易甚至会计领域的专家(当案件需要时)和法律专家组成“专家组”,与英美法系国家的“陪审团”制度相吻合。二、司法独立的新尝试《建立WTO协定》《WTO组织》第4条第3款规定:“总理事会应随时开会,以履行《解决争端谅解》规定的‘争端解决机构’的职责。“争端解决机构”应有自己的主席,并制定它认为履行这一职责所必需的程序规则。”第2条第1款规定,“争端解决机构”(DSB)是为执行本[谅解]的规则和程序而专门设立的.据此,DSB有权设立专家组,并通过专家组和上诉机构的报告,保持对裁决和建议的监督和执行,并批准中止各种所涉协定中规定的特许权和其他义务”。从这些规定中可以清楚地看出,虽然DSB的组成与总理事会的组成相同,但其职责几乎完全独立于总理事会,是一个由自己的主席主持的行政机构,绝不是总理事会的下属机构。世贸组织秘书处出版物中的图表也将DSB与总理事会并列。DSB的职责仅限于组织和监督,几乎所有司法裁决的全部权力都由专家组和上诉机构独立掌握。从这个意义上说,司法独立的味道更浓了。三是WTO司法制度的重大突破:自动自动管辖(也可译为“自动审判权”)。

  传统的国际司法制度有个重大“缺陷”;不经当事国同意,审判单位就无权审理。从1920-1930年国际联盟时期的国际常设法院到二战后成立的联合国设在荷兰海牙的国际法院,其组织章程(《规约》)中都有这条制约国际法院管辖权(jurisdiction)的规定,成了这类法院执法中的严重阻碍。但它却很有理论根据:“不得强迫任何主权国家违反本身意志来进行诉讼”。因为主权是最高权力,必须由当事的主权国家(不论作原告还是被告)都同意打某场官司,国际法院才能审。GATT解决争端的专家组断案,基本上也是沿袭这个体例。从设立专家组,专家组组成人员与职权,到适用法律等,均要经过争端当事方协商达成一致。专家组报告一般要经过GATT理事会以“共识”(consensus)方式通过。这就是说,争端当事方有否决权,只要一方(一般应为败诉方)坚持反对,专家组裁决就不能生效。然而,GATT专家组又为什么能裁决那么多的案件,甚至其中有些是有重大影响的著名案例呢?据曾亲临其事的GATT/WTO专家R.E.Hudec教授说,“尽管有这种否决权,但曾形成一种强烈的传统,争讼双方不得阻止反对自己的诉讼……败诉方可以唉声叹气,可以抱怨,但不得阻止对已不利的裁决的通过”。当然,靠这种不成文的惯例或“传统”,终归是不能持久的。一旦败诉方觉得有损本国重大利益,否决之刃就会出鞘。1991和1994年,美国两度否决了两个“金枪鱼案”专家组裁决报告,阻挠理事会通过,就是个例子。

  对这个具有一定致命性的管辖权关卡,WTO取得了跨越历史性的突破。它采取了自动(或叫“准自动”)管辖的制度:对设不设专家组,专家组成上诉机关的裁决报告经DSB批准这两个关口,一律在DSB会议上采取“反向共识”法自动通过。用DSU规则的话来说,“除非在DSB会议上以”共识“(consensus)方式决定”不设专家组或不通过裁决报告。这就是说,只要当事一方(一般应为胜诉方)不在DSB会议上正式反对“不设专家组”或“不通过〔裁决报告〕”,专家组就自动设立,裁决报告自动获得通过。对此,我在《世贸组织(WTO)的法律制度》一书(第464-468页)已有详细评述。

  一般认为,WTO司法制度中在管辖权问题上的突破,是对现代国际法的一个重大发展。

  四、WTO司法制度的管辖范围有较严格的限制:只审贸易争端的案件,适用法律一般限制在WTO“各涵

100%安全可靠
9:00-22:00在线支持
支付宝特邀商家
不成功全额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