煌览期刊-论文发表、查重有保障。

国际贸易中知识产权保护问题研究

随着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知识产权贸易已成为国际贸易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贸易自由化的发展给知识产权保护带来了新的困难,导致了国际贸易自由化中平行进口与知识产权保护的严重冲突。因此,为了促进自由贸易,中国应该在整体上支持平行进口,但在微观层面上,应该对专利和版权的平行进口做出一定的限制,从而实现二者冲突的和谐发展。

关键词:国际贸易自由化、平行进口、知识产权保护、法律冲突、法律和谐。

一.导言。

《科技日报》认为,当代国际贸易十大趋势之一是知识产权贸易的发展成为国际贸易中不可忽视的现实。同时,《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以下简称《TRIPS协定》)是WTO规则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它的形成旨在通过制定和实施规则,充分有效地保护国际贸易中的知识产权,防止因忽视或侵犯知识产权而造成的贸易壁垒和贸易扭曲。《TRIPS协定》对中国对外贸易的影响《TRIPS协定》作为规范和统一WTO成员知识产权贸易行为的规则,虽然受到发达国家的大力推动,但从长远来看,对中国国家的发展会产生有利和不利的影响,主要有以下几点:1。有利的影响应该表现为:(1)符合世界经济发展的趋势和要求。有利于引进与贸易相关的国际投资。(3)有利于促进我国具有知识产权产品的生产和出口。(4)有利于增强我们在国际贸易中的知识产权保护意识。(5)建立了解决知识产权纠纷的渠道。2.主要不利影响如下:(1)知识产权贸易不平衡日益加剧。知识产权市场竞争将加剧。(3)影响出口生产的增长。(4)与知识产权保护相关的贸易纠纷将增加。[1]可以看出,随着中国加入WTO,虽然国际贸易自由的进程加快,但伴随而来的是知识产品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这导致不仅促进经济发展,大力推动国际经贸自由化,而且由于各国对知识产品的特殊保护而注重特殊待遇。因此,国际贸易中知识产权保护存在两大难题,我们必须面对并寻求解决之道。

第二,国际贸易自由化:需要平行进口。

平行进口(在美国称为“灰色市场”)是指在国际贸易中,当一个知识产权人的知识产权受到两个以上国家的保护时,第三方未经知识产权人或独家许可持有人许可,从外国知识产权人处购买知识产权产品并进口到中国销售的行为。[2]例如,在B的知识产权人B的许可下,A在A享有某一产品的知识产权,而C在C取得了同样的权利,如果A的D未经A许可从C进口该产品,那么该进口构成平行进口。由此可以得出其特点是:(1)第三方从一国进口到另一国的产品是通过购买等合法途径获得的。(2)涉及两个领域,第三方从一个国家获得知识产权产品,然后进口到另一个国家。这两个地区的法律是否允许平行进口取决于国内法律。(3)法律关系有两层,一层是知识产权人与相对人之间通过许可合同建立的许可与被许可关系,或者两个地区知识产权受法律保护,另一层是善意取得一国知识产权产品并向另一国销售的第三方的进出口行为。由此,平行进口的合法性,即平行进口是否侵犯知识产权人的权利,成为法学界长期存在争议的问题。现有的知识产权国际保护公约和知识产权相关公约都没有做出肯定或否定的结论。由于受国内法律传统和经济政策的影响,各国的立法和司法实践对平行进口是否侵权存在不同立场,从而使平行进口陷入权利保护的“灰色地带”。平行进口的主要原因是某一知识产权产品在进口国的零售价高于其在国外的批发价。在利益的驱使下,进口商会购买国外生产和销售的商品,然后在自己的市场上以低于正常价格的价格销售,从而形成进口商与知识产权所有人或相关被许可人竞争同类商品的局面。

根据平行进口理论,第三方未经知识产权所有人或独家许可持有人许可,从第三国获取知识产品并在国内销售的行为,必然会加剧国内对同一产品的竞争,这当然符合国际贸易自由化的趋势。为了促进交易效率的提高,应鼓励平行进口,最大限度地发挥知识产品的效用,这符合世贸组织基本原则的精神。这将使知识产品在世界范围内流通,促进竞争,提高产品质量,最终有利于社会经济发展,符合国际贸易自由化的要求。因此,国际贸易自由化的发展迫切需要平行进口。

三.知识产权保护:禁止平行进口。

知识产权保护制度起源于国内外封建社会。它们的雏形是封建社会地方官员或封建君主和封建国家通过专门的公报和法令授予的一种特权。[3]一般来说,知识产权作为一种新的财产形式,是商品经济和科学技术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商品经济的发展不仅使知识产品的创造者增强了对知识产品权利的意识,也为知识产品的市场流通开辟了广阔的道路。科学技术的发展为知识产品的利用和价值实现提供了必要条件。知识产权的地域性与垄断资本家谋求国际市场的需要之间的矛盾暴露无遗。因此,签署国际条约的愿望和要求就产生了。自19世纪末以来,关于知识产权的国际多边公约、区域公约或双边协定相继出台,其中1883年签署的《巴黎公约》和1886年签署的《伯尔尼公约》成为知识产权领域国际保护体系的基本法律框架。此后,知识产权保护呈现国际化特征,知识产权保护与协调的国际化趋势越来越明显。特别是20世纪70年代以来,随着各国在经济、科技、文化等领域交流合作的不断扩大,知识产权国际化达到了新的水平。知识产权保护从19世纪末进入国际保护阶段,堪称知识产权制度的第三次飞跃。这一飞跃一直持续到今天,它使知识产权具有严格的地域性。

通过一定途径获得他国保护而具有国际性。[4]因此,这就必然产生一种地域性理论,即地域性理论的基本内容是知识产权人可以依据不同的法律获得不同的知识产权保护,各知识产权之间是相互独立的,知识产权在一国领域的实现和用尽并不意味着知识产权人根据其他国法律获得的知识产权在该国的实现和用尽。[5]

  根据知识产权保护的地域性原则,知识产品在内国依法受保护后并不能必然要求他国给予同样的保护,因为他国也没有义务给予同等的保护,因此,在内国特殊受到一国法律的保护,尽量地避免产生同业竞争者,以利于保护其在一些国家的专有权利,这与WTO确立的国际贸易自由的基本趋势是相违背的。可见,对知识产权的特殊保护,会限制国际贸易自由化进程,不利于提高交易效率的提高,这与促进国际贸易自由的平行进口背道而驰的。因此,知识产权保护禁止平行进口。

  四、国际贸易自由化与知识产权保护冲突的理论基础

  平行进口既涉及到知识产权问题,又涉及到贸易问题。知识产权强调的是独占性,而贸易则更强调自由化而反对垄断,由此形成了平行进口方面的激烈争论与矛盾。也正因为如此,现代国际贸易中,一方面平行进口在一些国家遭到禁止或限制,另一方面则平行进口有增无减,以至于国际社会也无法做出统一的规定。因此,肯定平行进口的国际贸易自由化和禁止平行进口的知识产权保护必然产生冲突,其理论基础主要有:

  1.权利用尽原则是支持平行进口的理论基础。

  权利用尽原则又称为权利穷竭原则,是指经知识产权人或者其授权的人许可而生产的知识产权产品,在第一次投放市场后,权利人即丧失对此控制权,其权利被认为用尽。凡合法取得该产品的人,只要不将用于侵犯知识产权人的专用权,即可自由的使用、转让和处理该知识产权产品。无论何人使用或转售该产品的行为,都无需得到权利人的同意,也不侵犯商标权,商标权人不得再利用商标权阻止该商标产品的进一步流通。这是为了平衡知识产权人的专用权所产生的负效应而设置的,主要是

100%安全可靠
9:00-22:00在线支持
支付宝特邀商家
不成功全额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