煌览期刊-论文发表、查重有保障。

国际货物买卖合同中行使合同解除权的一些法律

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进程的加快,国际货物贸易显然在国际贸易领域占据了重要地位。为了解决交易过程中的法律纠纷,世界各国往往利用国内法或加入国际公约来保证货物买卖的顺利进行。《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由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起草,其法律原则被广泛接受,其中关于违约救济的法律规定也引起了广泛关注。作为一名律师,笔者从几个案例中了解到,如何正确行使合同解除权是一个在实践中会引发诸多思考的难题。1.《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以下简称《公约》)中“解除合同”概念的主要内容和特点(1)《公约》的英文条款中没有明确使用“解除合同”一词,而是使用了“宣告合同无效”,以列举的形式展示了“宣告合同无效”的几种情形。其基本内容如下:(1)“合同无效”必须通过向对方发出通知才能生效(第26条);“合同无效”是买受人或出卖人可以单方面行使的权利(第四十九条、第六十四条);(3)“宣告合同无效”限于一方根本违约或违约方未能在宽限期内履行合同义务或声明其将不在宽限期内履行合同义务(第49条和第64条);4.“宣告合同无效”解除了各方的合同义务。(第八十一条第(2)款)从“宣告合同无效”的上述内容可以看出,其性质与我国《合同法》中“解除合同”的性质基本相同。我国《合同法》第94条、第95条、第96条规定的“合同解除”的基本内容是:必须通知对方“合同解除”(第96条);“合同解除”是一方可以行使的权利(第九十四条);“合同终止”适用于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其他违约行为(第九十四条);(4)合同“解除”后仍未履行的,终止履行(第九十七条)。(3)《公约》中“宣告合同无效”的性质和特点与我国《合同法》中“解除”的性质和特点基本相同。首先,它是一种形成权,即仅由一方当事人依法作出的意思表示消灭现成法律关系的权利,其行使不需要另一方当事人的同意。此外,只要符合法律规定的条件,一方有权通知另一方解除合同,无需征得另一方同意或与另一方协商。其次,解除合同是对违约方的一种惩罚,因此也成为违约方承担违约责任的一种方式。2.最后,如果一方行使终止合同的权利,必须向另一方发出终止通知。二、实践中行使解除权的一些疑难法律问题根据《公约》 (1)宽限期与根本违约关系中的两个难点1。在实践中,如果卖方延迟交货,买方是否绝对有权决定宽限期将影响是否以根本违约为由终止合同。第四十七条第一款规定,如果卖方未能在合同规定的时间内履行其义务,买方可以规定卖方履行其义务的合理的额外时间。003010第四十九条还规定,买方可以立即宣布合同终止,而无需给卖方额外的合理时间。从这一规定的表面含义来看,似乎买方当然有权决定是否给予卖方宽限期。但在实践中,如果买受人随意行使这一权利,将难以体现买卖合同的公平合理。例如,如果买方想要季节性强的货物,一旦卖方违约,将使买方失去未来销售货物的绝佳机会,因此买方认为卖方的延迟已经构成了根本违约

但是,如果买卖双方以相对稳定的价格买卖普通货物,实际上卖方延迟交货并不构成根本违约。如果买方不给卖方宽限期,就会以根本违约为由解除合同,这对卖方似乎是不公平的。事实上,也有买方以根本违约为由恶意终止合同的情况,因为他找到了出价较低的卖方,而当时法官或仲裁庭不可能守约。因此,我认为,很难确定这项权利是否得到适当行使,因为《公约》没有任何关于给予宽限期的进一步规定。2.此外,即使买方给卖方一个宽限期,《公约》在其期限内也只是“合理”的。那么什么是“合理”呢?在具体情况下,买卖双方往往有自己的意见,这使得决策变得困难。因此,虽然《公约》中关于宽限期的规定考虑到了国际货物贸易的复杂性和公平性,但在实践中,如何真正体现公约精神的尺度难以把握。(2)《公约》第四十九条规定,出卖人违约的,买受人可以解除合同。实践中,如何判断“根本违约”,标准是什么?第二十五条将“根本违约”界定为根本违约,如果一方违约,另一方受到损害,以致实际上剥夺了他根据合同有权期待的东西,则为根本违约,除非违约方没有预见到,同等资格和通情达理的人在同样情况下没有理由预见到这样的结果。《公约》对根本违约采取的措施似乎是看违约后果是否对对方造成重大损害,即违约后果的严重程度。虽然这一规定是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吸收了各国的法律规定,调和了两大法系在同一问题上的不同做法,但在实践中很难把握以下两点:1。既然损害的严重程度是“剥夺了他根据合同有权期待的东西”,那么什么样的违约行为足以造成这种后果呢?如果守约方认定“根本违约”属实?这需要具体案例分析,因为同一违约行为在不同情况下会带来不同程度的损害,影响其是否构成根本违约。比如卖家发货时,单据不一致,交货地点或商品规格不一致,延迟发货的行为似乎比较常见。但是,单据的性质或功能、不符点的数量、延期交货的动机等,在不同情况下会给守约方带来不同程度的损害。如果守约方认为某些行为构成根本违约,将自行解释。

的理由,法官或仲裁庭在根据其主张判定这些违约行为是否足以剥夺了守约方“有权期待得到的东西”,往往较难定论 。
2, “同等资格、通情达理”的人员标准无明确规定。“同等资格”是否指在该业务领域资历经验相当的人?“通情达理”是否指在商业信誉、从业道德方面表现俱佳的当事方?在确定以上概念时,务必需要考察当事方长期的经营表现、习惯做法才能作出判断,并且每个案件所涉合同的具体意义也要予以考虑,这些因素都会带来判断上的难度,从而影响到守约方宣告合同无效的权利。
所以我认为,在判定“根本违约”时,除了客观违约行为,更要充分考虑违约方的主观动机,这是法律维护公平诚信的交易所必须的。



(三)违约方不交货时,守约方能否在解除合同后向其索赔合同利益之外预期的利润?
根据《公约》第74条之规定,一方当事人违反合同应负的损害赔偿额,应与另一方当事人因他违反合同而遭受的包括利润在内的损失额相等。可见,损害赔偿的范围应当包括实际损失和利润损失两个方面。实际损失较好理解,即守约方已经支出的各项费用及合同如能履行应获得的合同利益。但是利润损失在实践中较难计算,它是否包括预期的利润?即守约方已事先计划好的获取合同标的后再将标的物转手而获取的利润。而《公约》第74条又同时规定,“这种损害赔偿不得超过违反合同一方在订立合同时,依照他当时已知道或理应知道的事实和情况,对违反合同预料到或理应预料到的可能损失” 。那么,预期利润究竟是否是违约方“预料到”或“理应预料到”的损失?这里就要从主、客观两方面来加以判断,主观上讲,指违约方在订立合同时就应当知道,若其违约会给对方造成的后果;客观上讲,凭借违约方公司的性质,与守约方的合作期限长短,自己对守约方贸易习惯的了解,违约方是否应当预见到其违约行为会产生的后果。举例来说,合同双方都是贸易公司,出口方完全知道,进口方进口货物的目的就是为了转手卖给下家以获取利润,出口方不可能认为进口方是双方合同项下货物的最终用户。因此,若出口商违约给进口商造成利润损失,出口商在签订合同时是完全应该预料到的,所以就应当予以赔偿。但同样的案例,笔者在实践中就看到截然相反的裁决结果,一例是进口方某省物资贸易公司与出口方澳门制衣公司的热轧卷板合同纠纷,由于澳门制衣公司没有交货,造成了进口方与第三方公司之间的合同无法履行,后来进口方以本合同与第三方公司签订的购销合同中的货物差价作为其利润损失要求赔偿,得到了仲裁庭的支持。5 但是,我在两年前代理的一起案件中,最高人民法院驳回了进口方要求索赔预期合同利润的诉讼请求,尽管两起案件中进口方与第三家公司间的合同都是确实存在的。所以,我认为,在实践中,索赔预期利润究竟能否得到支持,是完全支持还是予以部分考虑,这很难确定一个明显的尺度,在发生纠纷提起仲裁或诉讼时,无法预计。
另外,如果决定予以考虑的话,这部分预期利润该如何计算,方法也有不同。第一种方法是以差价确定损害赔偿的范围。以上案例中采用的就是这种方法。该方法既可以适用于卖方违约情况,也可以适用于买方违约的情况。前者是买方在解除合同后的一个合理时间内以合理方式购买替代货物,后者是在解除合同后的一个合理时间内以合理方式将货物转卖。同样,“差价”也就包括了买方购买替代物或者卖方转卖货物的交易价格与原合同价格之间的差额。第二种方法是以时价确定损害赔偿的范围。所谓时价是指在一定地点一定时间的某种货物的市场价格。这里的时间标准有两个,即在接受货物之前解除合同,则适用解除时的时价;在接受货物之后解除合同,则适用接受货物时的时价。这里的地点标准是依据原应交货的地点。如果该地点没有时价,则指另一合理替代地点的价格,但需要适当考虑货物运费的差额。但在实际操作中,由于这种方法需要大量的调查工作,故较少被采纳。我个人认为这种方法是有其合理性的。

(四)买方宣告解除合同后,另行购买替代物的条件
购买替代物是卖方不交货时,买方所特有的补救措施。这一权利已受到各国法律及国际公约的肯定。但在实际案例中,怎样行使这项权利才是符合公约精神的,一般有以下两个标准。一是在时间上,买方必须在解除合同后一段合理时间内行使,二是在方式上,买方购买替代物的价格、地点、渠道等都是适当的,如价格需与原货物相当,渠道正规,否则,就不是购买替代物,成为购买新货物了。但在按以上两个标准裁决时,也碰到问题。如买方在卖方无力履约,时间紧急时为了按照《公约》第75条之规定减少损失已经购买了替代物,之后才宣告解除合同,而卖方认为买方应当先要有一个宣告解除合同的过程才有权购买替代物。对于卖方的抗辩,仲裁庭或法官也不能予以完全支持,而要看买方是否已举出足够证据证明自己购买替代物的合理性与紧迫性,实践中,在这一点的判断上也很为棘手。

三,小结
从以上的论述可以看出,尽管《公约》已经对行使合同解除权作了详尽的规定,但是在实践中遇到具体案例时,还是存在以上一些令法官、仲裁员较难操作的情形,笔者作为律师,深有感触。从这些难点的研究分析中,我们可以逐步了解国际货物买卖中的各类实际问题,从而预防各类纠纷的发生。
作者单位:上海市外滩律师事务所律师
1 梁慧星:《民法学说判例与立法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3年版,第80页
2 王昌硕:《合同法原理与合同纠纷处理》,光明日报出版社1996年版,第35页
3 沈达明、冯大同编著《国际贸易法》新论 法律出版社 第94页
4 曹诗权、朱广新《合同法定解除的事由探讨》,载1998年《中国法学》第四期
5 朱建林主编《国际贸易纠纷典型案例评析与索赔指南》2000年4月第一版 第20页

100%安全可靠
9:00-22:00在线支持
支付宝特邀商家
不成功全额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