煌览期刊-论文发表、查重有保障。

谈WTO争端解决程序的适用范围

世贸组织争端解决程序主要在《关于争端解决规则与程序的谅解》中规定,其适用范围在《谅解》第一条中规定。[1]

一、这一认识的适用范围。

这种理解适用于两种情况。

首先是根据附录1所列适用协议[2]中的协商和争端解决条款提起的争端。每个适用的协议都有协商和争端解决的条款,适用于与本协议项下的权利和义务有关的争端。例如,《补贴和反补贴措施协定》第7条第1款规定,如果一成员认为另一成员的补贴措施对其国内产业造成损害,可以要求协商。第7条和第30条也规定了双方之间争端的解决。因此,本谅解应适用于因这些规定而产生的争议。[3]

第二种情况是成员之间就《WTO协定》中的权利和义务以及本谅解进行协商和争议解决。附件1所列的适用协议包括《WTO协定》和本谅解本身,但《WTO协定》涉及成员的权利和义务,但没有关于协商和争议解决的规定;这种理解也涉及成员的权利和义务,但没有规定这些权利和义务的协商和争议解决程序。因此,本谅解也适用于这两项协议中权利和义务的协商和争端解决。

《WTO协定》与其他具体协议相比,《乌拉圭回合多边贸易谈判结果最后文件》和这种理解属于成员的一般权利和义务,往往体现在其他具体协议中。因此,这种协商和争端解决可以独立进行,但也可以与其他适用的协议相结合。[4]

《WTO协定》包括《关于金融服务承诺的谅解》及其附件、部长宣言和决定以及《WTO协定》。对于《贸易政策审议机制》及其附件,本谅解附件1未提及《关于金融服务承诺的谅解》,应理解为本谅解不适用于贸易政策审查机制,或不能根据本协议启动争端解决。这种理解也没有提到许多部长宣言和决定,这些宣言和决定显然规定了成员的权利和义务。有理由理解,由于这些声明和决定大多与一项适用的协定有关,当对这些适用的协定援引这一理解时,它们都附有声明和决定。103010由于已被相关成员纳入服务贸易承诺表,本谅解的规定自然适用。

第二,冲突。

1.适用的协议与这一理解相冲突[5]。

如上所述,所有适用的协议都有协商和解决争端的条款。有些协议只是援引了这种理解。例如,《原产地规则协定》第7条和第8条规定,本谅解的规定适用于原产地问题的磋商和争端解决。

然而,有些协议不仅援引这一理解,而且还制定了自己的特殊或附加规则和程序。[6]例如,《关于实施1994年关税与贸易总协定第6条的协定》(“《反倾销协定》”)第17条第4-7款规定了向DSB提交争端、专家组的职责和信息披露。这些都是结合具体协议特点的特殊规定。如果这种理解与这些特殊规定相冲突,则以特殊规定为准。

在危地马拉水泥案中,上诉机构指出,本谅解的规则和程序应与适用协议的特殊或附加条款同时适用。只有当两者不相容时,即遵守一项法规就会违反另一项法规时,才应优先适用特殊或附加法规。上诉机构进一步指出,两者共同构成整个争端解决程序,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才存在适用优先权;不能认为特别或附加程序取代了这一谅解的规定。[7]

当然,一些特殊的规则,尤其是时间限制,显然与这种理解不一致。比如《补贴和反补贴措施协定》第四条第四款规定咨询时间为30天,而本谅解第四条第七款规定咨询时间为60天。在这种情况下,30天规则应该适用于补贴纠纷。但是,如果一个案例涉及多个适用协议,例如《补贴和反补贴措施协定》和《农业协定》以及0103

在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案件中,一项争端涉及两项以上的协定是非常常见的。比如上面提到的印度尼西亚汽车、印度尼西亚汽车工业的案例,涉及到《农业协定》、《补贴与反补贴措施协定》、《与贸易有关的投资措施协定》。[8]如果两个协议之间有特殊规定和冲突,有关各方应协商确定适用于本案的规则和程序。如果双方未能在专家组成立后20天内达成协议,任何一方均可要求DSB主席确定规则和程序,DSB主席必须在收到请求后10天内与有关各方协商完成任务。DSB主席的原则是尽可能使用特殊或补充规则,本谅解的规则和程序只应在没有冲突的情况下使用。因此,DSB主席应该尝试使用现有的规则,而不是创建一套新的规则。

[注] [1]第一条“范围和适用”:1 .本谅解的规则和程序应适用于根据本谅解附录1所列协议(在本谅解中称为“适用协议”)的协商和争端解决条款提出的争端。本谅解的规则和程序也应适用于所有成员对其在《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本谅解中称为“《建立世界贸易组织协定》”)中的应用的评论。

”)规定和本谅解规定下权利和义务的磋商和争端解决;此类磋商和争端解决可单独进行,也可与任何其它适用协定结合进行。2. 本谅解规则和程序的适用应遵守本谅解附录2所确定的适用协定所含特殊或附加规则和程序。在本谅解的规则和程序与附录2所列特殊或附加规则和程序存在差异时,应以附录2中的特殊或附加规则和程序为准。在涉及一个以上适用协定项下的规则和程序的争端中,如审议中的此类协定的特殊或附加规则和程序之间产生抵触,且如果争端各方在专家组设立20天内不能就规则和程序达成协议,则第2条第1款中规定的争端解决机构(本谅解中称“DSB”)主席,在与争端各方磋商后,应在两成员中任一成员提出请求后10天内,确定应遵循的规则和程序。主席应按照以下原则,即在可能的情况下使用特殊或附加规则和程序,并应在避免抵触所必需的限度内使用本谅解所列规则和程序。



    [2]附录1所列适用协定包括:

    (A)《建立世界贸易组织协定》;

    (B)多边贸易协定:附件1A:多边货物贸易协定,附件1B:《服务贸易总协定》,附件1C:《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附件2:《关于争端解决规则与程序的谅解》;

    (C)诸边贸易协定:附件4:《民用航空器贸易协定》,《政府采购协定》,《国际奶制品协定》,《国际牛肉协定》。

    [3] 但在欧共体香蕉案中,专家组还审查了“洛美公约”的内容,因为GATT缔约方全体提到了这个公约,并且这个公约与本案有关。欧共体香蕉案:European Communities - Regime for the Importation, Sale and Distribution of Bananas,WT/DS27/R/ECU,WT/DS27/R/GTM,WT/DS27/R/HND,WT/DS27/R/MEX,22 May 1997,第7.98段。

    [4]例如,在美国301条款案中,欧共体等指责美国贸易法“301条款”违反了本谅解第3条、第21条、第22条和第23条关于争端应当多边解决的规定,以及《WTO协定》第16条第4款关于成员应使其法律与WTO一致的规定。同时,欧共体还认为美国的这一法律违反了GATT1994的有关规定。美国301条款案:UNITED STATES – SECTIONS 301-310 OF THE TRADE ACT OF 1974,WT/DS152/R,22 December 1999,第1.4段。

    [5] 第1条第2款使用了“差异”(difference)一词。从下文所引WTO实践看,应与“抵触”(conflict)同义。但在同一款中,对本谅解与适用协定使用了“差异”,而对于适用协定之间却使用了“抵触”,是有些误导的。

    [6]谅解附录2列出了适用协定所含特殊或附加规则与程序:

    一、《实施卫生与植物卫生措施协定》,11.2;

    二、《纺织品与服装协定》2.14、2.21、4.4、5.2、5.4、5.6、6.9、6.10、6.11、8.1至8.12;

    三、《技术性贸易壁垒协定》14.2至14.4、附件2;

    四、《关于实施1994年关税与贸易总协定第6条的协定》,17.4至17.7;

    五、《关于实施1994年关税与贸易总协定第7条的协定》,19.3至19.5、附件2.2(f)、3、9、21;

    六、《补贴与反补贴措施协定》,4.2至4.12、6.6、7.2至7.10、8.5、脚注35、24.4、27.7、附件5;

    七、《服务贸易总协定》;22.3、23.3;

    八、《关于金融服务的附件》,4;

    九、《关于空运服务的附件》,4;

    十、《关于GATS部分争端解决程序的决定》,1至5.

    本附录中的规则和程序清单包括仅有部分内部与此有关的条款。诸边贸易协定中的任何特殊或附加规则或程序由各协定的主管机构确定,并通知DSB.

    [7] 危地马拉水泥案:GUATEMALA – ANTI-DUMPING INVESTIGATION REGARDING PORTLAND CEMENT FROM MEXICO ,WT/DS60/AB/R,2 November 1998,第65-67段。

    在本案中,墨西哥没有指控危地马拉的最终反倾销税(因为磋商在最终措施之前进行),没有接受价格承诺,也没有证明临时保障措施有重要影响,而只是指控调查发起的条件和通报出口成员政府等程序性问题(《反倾销协定》第5条第2、3款和第5款),危地马拉因此认为墨西哥没有在设立专家组请求中明确提及本案涉及的措施,专家组无权审理此案。但墨西哥认为,双方已经就调查发起、临时措施实施和最后调查阶段的行为举行了磋商,因此设立专家组的请求就是适当的。专家组认为,虽然本谅解第6条第2款要求确定措施和法律依据,但《反倾销协定》第17条第5款所说的“事项”(matter)没有要求确定具体案件涉及的措施(即第17条第4款所说的最终反倾销税、接受价格承诺或有重要影响的临时措施),并且应当优先适用。上诉机构指出,两者之间并不存在抵触,应同时适用;专家组认为墨西哥不必指明具体措施是错误的。第72-80段。

    从此案可以看出,仅指控程序性问题,而不指明具体措施,是不符合本谅解第6条第2款所规定的设立专家组请求的要件之一“确定具体措施”(identify the specific measures at issue)的。

    [8] 印度尼西亚汽车产业案:INDONESIA - CERTAIN MEASURES AFFECTING THE AUTOMOBILE INDUSTRY,WT/DS54/R,WT/DS55/R,WT/DS59/R,WT/DS64/R,2 July 1998,第1.11段。

100%安全可靠
9:00-22:00在线支持
支付宝特邀商家
不成功全额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