煌览期刊-论文发表、查重有保障。

交通肇事逃逸的刑事法意义

交通事故后逃逸是实践中的一个严重问题,《刑法》第133条及司法解释均有规定。然而,这些规定在理论和实践中存在诸多问题,引发了诸多争议和歧义。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满足打击交通事故后逃逸行为的需要,设立交通事故后逃逸罪是一个较好的解决方案。

关键词:交通肇事罪逃逸致人死亡罪。

中文图片分类号:DF622文档识别码:a。

交通肇事罪是一种常见的犯罪,1979年我国《刑法》第113条规定了交通肇事罪。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机动车数量迅速增加,交通事故大量发生,事故逃逸成为困扰事故处理的难点。据相关统计,交通事故发生后,近50%的肇事者逃避法律责任。这一方面导致了危害结果的进一步扩大,另一方面也为司法机关正确认定和处理此类案件设置了障碍,浪费了国家司法资源。鉴于交通肇事逃逸的严重社会危害性,1997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以下简称《刑法》)第133条在规定“交通肇事罪”时增加了“交通肇事逃逸”的内容。但由于立法粗糙,这一规定在理论界存在争议,在司法实践中难以准确把握。因此,2000年11月,最高人民法院颁布了《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对“交通肇事逃逸”作出了更加具体、细化的规定,为严惩交通肇事逃逸提供了更加明确的法律保障。但与此同时,理论上也出现了新的更大的歧义,司法适用上也出现了混乱。

1.《刑法》和《解释》中关于“交通事故和逃逸”的规定。

103010第一百三十三条规定:“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造成重大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发生交通事故后逃逸或者有其他特别恶劣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逃逸致人死亡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从这一规定中,我们可以发现,逃逸行为在刑法的交通肇事罪量刑层面被作为加重情节处理。

二、《交通肇事逃逸》规定存在的问题。

1.“交通肇事逃逸”的定义模糊不清。我们知道,肇事逃逸还包括一般交通肇事逃逸和交通肇事逃逸犯罪,刑法意义上的“交通肇事后逃逸”只能是交通肇事罪后的逃逸行为。从《刑法》第三条对“交通事故后逃逸”的定义可以看出,立法者也打算这样做。该定义也根据第《解释》,133条的表述进行解释。但是,当我们看《刑法》第二条第二款时,还有另一种“为逃避法律追究而逃离事故现场的行为”。为了逃避法律追究而逃离事故现场的行为是什么?显然是交通肇事逃逸行为,只是一般的交通肇事逃逸。《解释》,因为《刑法》条“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中没有对交通肇事逃逸情节的特别规定,只是对事故结果的描述。所以《解释》为了不引起任何字面上的冲突,故意没有提到,而是改了一个说法,但这让它变得更加模糊和混乱。

2.关于“交通肇事逃逸”的规定涉嫌越权解释。交通肇事罪是过失犯罪,只有造成一定的危害结果才能成立。至于危害结果,根据第《刑法》133条,是指达到“重大事故”。什么是重大事故?《刑法》和《解释》没有给出正面解释。但从《解释》第2条表述的逻辑关系可以推断,至少满足以下三种情况:(1)一人死亡或三人以上重伤,承担事故全部或主要责任;(二)死亡三人以上,对事故负同等责任的;(三)造成公共财产或者他人财产直接损失,对事故负全部或者主要责任,不能赔偿三十万元以上的。在这一点上,大多数理论家同意。也就是说,交通事故造成的危害结果未达到上述水平的,仅是行政法规调整的范围,不能进行刑法意义上的评价。但《解释》第二条第二款规定将“造成一人以上重伤的交通事故,负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为逃避法律追究而逃离事故现场”视为交通肇事罪,实际上是交通肇事罪的构成要件,即“非重大事故肇事逃逸=交通肇事罪”。“交通肇事逃逸”行为不仅是交通事故的构成要件,也是加重量刑的情节。这一规定扩大了交通事故的范围,显然属于越权解释。

3.共犯的规定违反了刑法中的共同犯罪理论。003010第五条第二款规定了交通肇事罪的共犯。在我国刑法中,共同犯罪仅限于共同故意犯罪。003010第二十五条第二款规定:“二人以上共同过失犯罪,不作为共同犯罪处理;应当负刑事责任的,应当按照犯罪分别处罚。”交通肇事罪是过失犯罪,所以理论上不存在共同犯罪。退一步说,交通肇事罪中违反交通管理法律、法规的行为可能是故意,但交通肇事罪中共犯的故意规定是“逃逸”的共同故意,而不是交通管理法律、法规的故意违反。从“共同行为”的范围来看,也是“逃逸”的“共同行为”,而不是“肇事”的共同行为。换言之,上述“共同犯罪”应当是“逃逸”行为的共同犯罪,而不是“交通肇事”行为的共同犯罪。但是,交通肇事后的“逃逸”行为在我国刑法中没有独立的罪名和法定的处罚,那么如何才能成立共犯呢?这与刑法理论直接冲突。

第三,解决问题的方法。

鉴于此,笔者建议交通。

肇事逃逸从交通肇事罪中分离出来,把交通肇事罪规定为纯粹的过失(结果)犯罪,而对交通肇事逃逸单独定罪。


  (一)“交通肇事逃逸罪”的表述。


  基于上述,我们认为,把交通肇事逃逸罪从交通肇事罪中分离出来,可分别表述如下:


  “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有其他特别恶劣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交通肇事罪)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发生较大事故后逃逸,或者虽未发生较大事故,却因逃逸而致使一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发生重大事故后逃逸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逃逸致人死亡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交通肇事逃逸罪)”


  (二)交通肇事逃逸罪的犯罪构成。


  本罪的客体是他人的生命健康、财产权利和交通管理秩序,是复杂客体。因为,本罪所侵犯的客体已经由交通运输安全,即不特定的多数人的生命、健康和重大公私财产安全转化为特定人的生命健康、财产权利,并且对抗正常的交通管理,已经发生了本质的变化。本罪的客观方面,表现为发生较大以上事故后逃逸,或者虽未发生较大事故,却因逃逸而致使一人以上重伤。在此,要注意的是,交通肇事逃逸罪不以构成交通肇事罪为前提。交通肇事罪因为是过失犯罪,所以要求有重大事故出现为要件,且还要考虑肇事者的责任程度,而交通肇事逃逸罪因为是故意犯罪,其恶性大于前者,所以其成立条件(结果)要求应更低,即达到“重伤一人”即可。这实际上正是解释规定的成立犯罪的条件,符合立法者的原意。并且此“重伤一人”不但包括肇事致一人重伤,还应包括肇事后受害人本未达到重伤的程度,而逃逸后受害人因得不到救助而形成的重伤。所以,只要交通肇事后逃逸,造成上述后果,就以交通肇事逃逸罪论处,不再定交通肇事罪。


  本罪的主体是一般主体,即年满16周岁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人,均可成为本罪的主体。本罪的主观方面为故意,即“逃逸”的故意。交通肇事逃逸是事故当事人明知已发生交通事故,为逃避救助义务和法律追究而逃离事故现场的行为,是交通事故发生后当事人实施的又一严重违法犯罪行为。交通肇事逃逸与交通肇事是两个不同阶段,当事人的行为在性质上发生了明显的改变。交通肇事是一种过失行为,而交通肇事逃逸是当事人故意实施的行为。这种故意表现在积极实施逃逸行为,消除现场留下的痕迹,以及之后消除车辆肇事痕迹、隐匿车辆或销毁车辆等行为。犯罪人若在交通事故发生后明知受害人如不及时送医院抢救会有生命危险而畏罪潜逃的,这时行为人对受害人残疾的结果实际上是持一种放任态度。按照不作为的理论,这种行为实际上是一种以不作为方式实施的间接故意杀人罪。


  交通肇事后逃逸,作为一种对国家、集体、个人利益危害性极强的行为,既为伦理道德所排斥,又为法律法规所禁止。在对有关问题进行探讨时笔者更意识到,我国现有法律对调整该领域法律关系时,还是有诸多的漏洞和争议。这对法学理论研究是一个挑战,对司法实践活动也是一个挑战,只有正确把握法律条文本身含义,有机结合实践中遇到的实际问题,才能将法的作用发挥到一个新的高度,才得以充分体现法在社会机能中的基本价值。


  作者:王立君,边志伟,李黎(作者均系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检察院干警)本文来自《中国刑事法》杂志

100%安全可靠
9:00-22:00在线支持
支付宝特邀商家
不成功全额退款